Search Catalog > Book
Check-outs :

吃-為什麼重要?:從餐廳、食譜到美食、品味-人與飲食的對話

  • Hit:214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
《吃,為什麼重要?從餐廳、食譜到美食、品味,人與飲食的對話》The Table Comes First: Family- France- and the Meaning of Food 手上拿的是星巴克還是超商咖啡,為什麼重要? 紅酒好不好喝究竟是酒標暗示的?還是舌頭告訴你的? 蜜糖土司融化在嘴裡,還可以把你哄進什麼樣的幻覺裡? 『愛吃」和「懂吃」只有一線之隔: 你是什麼樣的人,端看你對飲食的看法 紐約客專欄作家、才氣縱橫的風格生活評論家Adam Gopnik 遊走美食、品味與文化,帶你什麼都嚐一嚐! 曾幾何時,我們如此在乎「吃」這件事?為了拍照分享,為了附庸風雅;從一定要見識的名廚,到一定要朝聖的餐廳,最終只想得到那一口仿如置身天堂的味覺,但我們是否因此更接近用餐的真正意義?吃,究竟為什麼重要? 紐約客雜誌專欄作家亞當.高普尼號稱世界最頂級食客,他對吃的幽默詮釋,將讓你垂涎三尺又會心一笑,宛如一席飽足的盛宴!從餐廳如何燉煮出吃的文化聊起,接續一道道雜炊而出的潮流品味與爭議,乃至於由食材、香料拌炒而成的廚事趣聞──在飲食文化蓬勃的當代總結你我生活的全貌,最後將飲食的焦點轉回「人」的層次。 「食物被吞進肚裡,也留在我們心裡。」本書對我們的口腹之慾提出一個嶄新的探問──我們為何而吃?當吃變得更時尚,當食物被品味隱喻,與人的關係也漸行漸遠。在我們虔誠崇拜美食的同時,作者讓我們想起一個悠久的真理──「吃」,構成了人與人的關係,也構成了我們自身的定義。 餐廳之必要── 餐廳的存在是為了拐女人上床;食譜的存在是為了把男人拐回家。 餐廳的美妙在於勞動的跡象一概被抹去,因而讓人感覺一種幸福,從此一再尋覓。 食欲,人類動物性的一面,因為餐廳變得精緻和文明。我們接納欲望,並把它馴化為品味。 餐廳是偷窺和營造神祕的地方,提醒我們,在自己之外還有不一樣的生活及欲望存在。 品味之必要── 讓自己變得有品味的最佳方法,就是模仿在社會上比你優越的人的好品味。 品味意謂把飲食升格為人文活動:我們從舌尖上感受到的,比不上我們腦袋裡相信的。 所有的品味都是後天養成的。「精心養成」的味覺被化為菜單上的一個選擇。 炫耀性消費必須是「展現奢華的同時,帶著簡樸的偽裝」。重點不在消費,而在炫耀。 品位攸關地位和象徵:我們沒法用「吃得多」來凸顯自已,只能用「吃得好」來凸顯自己。 餐酒之必要── 處在痛苦之中的人必定會把心思轉向餐桌,我們付錢來實現幻想。 當吃突然和罪惡脫鉤後,「奢華」忽然看起來像是生活該有的樣子。 以甜點來結束餐點的演化根據,據說起源於我們的人猿祖先;他們飯後也會來一根香蕉。 紅酒給我們一個讓酒精帶來快樂的理由:品酒把這個需求文明化了。 如果你也好奇以下的事……別錯過這本書── 吃魚還是吃雞?吃紅肉還是不吃?吃素真的夠高檔嗎? 要吃在地料理好?還是分子料理好? 為什麼排隊的餐廳比較好吃?為什麼要花一百多元買一杯咖啡? 我們渴望甜點是因為基因,還是想向有錢人靠攏? 少了評比和辭藻,我們還能「品酒」嗎?

作者介紹 亞當.高普尼克(Adam Gopnik) 自一九八六年起為《紐約客》撰寫文章,他為雜誌所寫的文章曾獲得國家雜誌獎的雜論及批評項目,也曾經獲得喬治?波克獎的雜誌報導項目。他定期在加拿大廣播公司主持節目,也撰寫前兩版的《大英百科全書》中關於美國文化的文章。一九九五至二○○○年期間,高普尼克住在巴黎,當地的《世界報》介紹他是「才氣縱橫的伏爾泰風格法國生活評論家」。目前他和太太瑪莎及兩個小孩路克及奧莉薇雅住在紐約。 譯者介紹 廖婉如 輔仁大學應用心理學系畢業,紐約大學教育心理學碩士。曾任技術學院講師,現為自由譯者。譯有《巴黎藍帶廚藝學校日記》、《義大利麵幾何學》、《紐約的窗景,我的故事》、《廚房裡的身影》、《巴黎.異想》等多本譯作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