館藏書目查詢 > 書目資料
借閱次數 :

小說燈籠

  • 點閱:39
  • 評分:0
  • 評論:0
  • 引用:0
  • 轉寄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館藏
  • 簡介
  • 作者簡介
  • 收藏(0)
  • 評論(0)
  • 評分(0)
  • 引用(0)

內容簡介

幸福感這種東西,會沉在悲哀的河底,
隱隱發光,恍若砂金一般……

在絕望中尋求一絲幸福的曙光
《小說燈籠》收錄太宰治於一九四○至一九四四年完成的作品,屬於太宰中期,也是太宰相對安定時期的小說選集。大致可分為兩類:一、日常生活為基礎,但戰爭的背景較明顯;二、同樣是日常生活瑣事,但更著重於作者本身的困境。太宰治是一位深諳「軟弱之美」的作家,在他的作品中,不曾強硬表達對戰爭的立場,但對戰時平民的生活卻多有著墨,並藉此點出平民身處戰爭之中,難以言喻的無助感。《小說燈籠》收錄的十六篇短篇小說,共分為「喧嘩」、「幻滅」、「獨白」、「人間」四輯。書中作品一反太宰治充滿頹廢、內疚與自我否定的刻板印象,呈現宛如燈籠般的明亮與溫暖,也迎向太宰更為豐饒的文學期。

日子只能一天一天好好地過,別無他法。
別煩惱明天的事。明天的煩惱明天再煩。
我想開心、努力、溫柔待人地過完今天一天。

太宰的原風景--「我的善良是,毫不斟酌地讓對方看到我的全貌。」
對太宰治來說,這個世界沒有善惡,只有喜歡或討厭;人生未必無常,無非是喜劇或悲劇。而喜劇供給慰藉,悲劇予以救贖,都是亙古不變的心靈藥劑,療癒許多因戰亂而深感孤獨的哀傷靈魂。在太宰的故事裡沒有壞人,只有軟弱的人,但軟弱並非罪惡,正因為軟弱更能體會點點溫情。太宰總在內心痛苦、身感疲憊時,反而拼命製造愉快的氣氛。太宰本人,即是哀傷的喜劇。眾人以為他極度自私,事實上,他總顧慮著他人的感受。或許他認為只要帶給周遭溫柔,自己也能溫暖起來吧。

為戰爭的黑暗點亮名為幸福的燈籠--〈小說燈籠〉
時值戰亂,入江家的兄弟姊妹五人,在百無聊賴年節假期,以童話「長髮公主」為雛形,輪流寫「小說接龍」,寫出各式各樣的羅曼史,彼此互相較勁。縱使沒有「被愛的資格」,人也應該永遠還有「愛人的資格」。一個人真正的謙虛,是懂得愛人的喜悅。長髮公主樂佩的愛情,就在他們筆下猶如萬花筒般旋轉,時而甜膩,時而荒誕,劇情難以預料。

輯一「喧嘩」:談論人最根本的生命力,即使遭遇絕望一如戰爭,人也不可能被擊倒。
輯二「幻滅」:探究幸福的真相。如果戳破美麗的泡泡,人生是否就會變得不幸呢?
輯三「獨白」:作家生活是孤獨的生活,但在苦悶之中仍能看到作家自我解嘲的幽默感。
輯四「人間」:人生宛如牽線偶戲,儘管看似無奈,卻描繪出普羅大眾努力過日子的積極態度。

作者介紹



■作者簡介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,出生於青森縣北津輕郡金木町的知名仕紳之家,其父為貴族院議員。
1930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法文科就讀,師從井伏鱒二,卻因傾心左翼運動而怠惰學業,終致遭革除學籍。1933年開始用太宰治為筆名寫作。1935年以短篇《逆行》入選第一屆芥川賞決選名單。並於1939年以《女生徒》獲第四屆北村透谷獎。但始終與他最想贏得的芥川賞無緣。
太宰治出生豪門,卻從未享受到來自財富或權勢的種種好處,一生立志文學,曾參加左翼運動,又酗酒、殉情,終其一生處於希望與悔恨的矛盾之中。在他短暫的三十九年生命中,創作三十多部小說,包括《晚年》、《二十世紀旗手》、《維榮的妻子》、《斜陽》、《人間失格》等。曾五次自殺,最後於1948年和仰慕他的女讀者於東京三鷹玉川上水投河自盡,結束其人生苦旅。■譯者簡介陳系美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,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,專攻日本近代文學,碩士論文《三島由紀夫《鏡子之家》論──以女性像為中心》。曾任空中大學日文講師、華視特約譯播,現為專職譯者。近期譯有三島由紀夫《鏡子之家》,佐野洋子《靜子》、《我可不這麼想》、《沒有神也沒有佛》,山田詠美《賢者之愛》等書。

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
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
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
此功能為會員專屬功能請先登入


本文的引用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