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 Catalog > Book
Check-outs :

博物學家的超自然變形動物圖鑑

  • Hit:10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
【本書特色】
◎全彩大開本,以魔幻筆法再現月桂女神、蛇女、半人馬、狼人、吸血鬼等39種超自然物種。
◎透視《變形記》《青蛙王子》《動物農莊》等神話、童話、文學、電影中的變形寓意。
◎採用博物學家解剖學圖鑑形式,展現從人型→外觀、體內結構變形歷程。

「被我們稱作宇宙的這個存在彷彿是一隻神奇的蛹,它一直都在顫動,
因為它既感受到毛毛蟲的死去,又感受到蝴蝶的誕生。
沒有任何事物會徹底終結,
一個事物在結束時往往孕育著另一個事物的開始,一切死亡都是新生。」
——維克多‧雨果

無論是宗教教化故事,還是充滿象徵意義的寓言,
或者是詼諧的奇幻故事、自然主義的描寫,抑或童話故事、動物學專著,
變形記比比皆是。

◎神話裡,宙斯變成了一隻天鵝趁機引誘公主勒達,生下了克呂泰涅斯特拉和卡斯托耳。
◎一位研究者正在調試一台可以實現「瞬間移動」的機器,忽然發現自己身體的一半變成了蒼蠅,原來是因為一隻蒼蠅和他一起鑽進了機器裡,則是文學作品《變蠅人》的開篇。
◎在童話故事裡,一個性格暴躁、愛發脾氣的男人經常會變成熊。

改變屬性,意味著我們承認人與動物屬於同一個宇宙、同一個生命世界。
變成動物的模樣,代表著我們與牠之間存在某種關聯。
選擇變成何種動物,暗喻我們渴望這種動物的某些特質。
變形概念充滿了豐富的象徵意義,並且隨著國家與時代的變化而變化。

▲哲學家柏拉圖認為,喜歡說一些浮誇、輕薄的話語的人,會轉世為鳥類;最愚笨的人、最不懂科學的人,則會轉世為水裡的動物——因為他們的靈魂充滿了汙濁。
▲《青蛙王子》中癩蝦蟆向公主保證,如果她砍掉牠的腦袋,牠就會變身。
——和現代版童話不同的是,更多的時候,變形是由暴力,而不是愛所引發的。
▲中世紀末,變形不再令人嚮往,它們被認為是魔鬼的傑作。
——因為人變成動物這一行為違背了創世紀故事。
▲女巫狩獵時期,被指控的女巫被嚴刑拷打,被迫懺悔,最後還是被活活燒死。
——許多人真的以為女巫會變成動物,或者用同樣的法術讓她們的鄰居變身。
▲如今,催眠師以及其他種種現代版的巫師,會請人回憶「前世的生活」
——這是一種迅速變形的有效方式,不僅可逆,且沒有任何風險。

也或許,沒有變化就沒有生命。
就如毛毛蟲蛻變為蝴蝶;蝌蚪變成了青蛙;
如今,神經科學的發展使我們渴望一種新的變形。
借助於醫學與技術的合作,使超人類主義相信,人類即將進入進化的新時代。

對於講故事的人而言,一切皆有可能。
縱然我們並沒有造物的能力,但無限攸關變形的想像,展示了人類的動物本性,
並得以在變形的現實與隱喻、自卑和激狂間穿梭,因此重獲了新生。

■作者簡介讓-巴普蒂斯特.德.帕納菲厄讓-巴普蒂斯特.德.帕納菲厄(Jean-Baptiste de Panafieu)
雖然讓-巴普蒂斯特‧德‧帕納菲厄並沒有親身經歷過可怕而徹底的變形,例如像蛹那樣的變形,他還是有過許多類似於蛻變的經歷,尤其是在青春期快結束時,身體毛髮忽然生長,眼鏡成了必需的隨身物品,以及在這段時期內,他放棄了自然科學教授的工作,成了一位科普作家。
之後,他出版了60多本關於自然與科學的著作,主要是寫給青少年或者普通讀者看的書。他同時還策劃展覽、設計版圖遊戲、創作劇本以及科幻小說、做講座,所有這些都圍繞他自己喜歡的主題展開,例如進化、史前史、生態學、食品或者動物。
卡米耶‧讓維薩德(Camille Renversade)
卡米耶‧讓維薩德是「奇幻學家公子」(Dandy chimaerologicus)家族多才多藝的藝術家,但如今他也是這個家族唯一的代表,他思維活躍,充滿好奇心,對探險懷著熾熱的渴望,渾身長著濃密的體毛,可以適應任何可怕的環境。他生而孤獨又暴躁,絕對不能忍受任何形式的控制,但是如果你能順著他的脾氣,他還是很容易接受馴養。
他定居在里昂,但是他的「狩獵場」從南極一直延伸至北極,包括所有的大陸和赤道地區,不要忘了還有康達明區月牙形的火山口。他喜歡吃各種奇怪的肉,生吃或者風乾後吃,他主要抓捕隱生動物學收錄的各種珍奇動物,他試圖培養對長毛動物的特殊情感,例如喜馬拉雅山的雪怪以及草原上的小型猛獁象。另外,他被認為是讓渡渡鳥滅絕的罪魁禍首,他現在正在盡力通過各種方式重新創造這種動物,好讓自己少受一些悔恨的折磨。
他是兩棲動物,他去海洋探險,尋找美味的海上怪物,尋找史蒂夫‧齊索的潛水艇,他是齊索最瘋狂的粉絲。
某些作家,例如皮埃爾‧杜波依斯、萊納爾‧希尼亞德、弗雷德里克‧利薩克,以及讓-巴普蒂斯特‧德‧帕納菲厄,終於與卡米耶‧讓維薩德在關注自然的出版界走到了一起。甚至連著名的古生物學家埃里克‧巴菲特也冒險靠近他,當時他看到卡米耶‧讓維薩德在古生物博物館附近畫渡渡鳥的翅膀,無論是在櫥窗裡還是在聚光燈下,這種鳥看起來都非常自然。在文森特‧馬里耶特的電影《悲傷俱樂部》中,這種鳥在創作者的筆下成了影片重要的背景,不知不覺名聲大了起來。
各種機緣巧合,卡米耶‧讓維薩德和一些自己的同類結下了友誼,他們一起出去捕獵。他尤其經常出現在布盧瓦,這是「魔術家公子」(Dandy magicianis)家族多米尼克‧馬奎特的領土。離開蘭多路時,他喬裝打扮,被人發現與女歌手莉莎在一起。他受到可怕的詛咒,被變成狼人,後來又被一個耍熊的人捉住。他在巴黎馴化園的露天場地被展覽,不得不像食草動物一樣自己找東西吃,就這樣度過了兩星期, 被迫與阮芊菡——一位「臺灣沖印攝影師」家族的年輕代表住在一起。最後,他終於被一群專家帶回了里昂。在匯流博物館建立一週年之際,他被介紹給大眾,旁邊還站著布蘭奇‧貝特里耶,他的女性同類,還有達米安‧里戈。最後,在姐姐阿奈‧讓維薩德的協助下,他開始投身於格勒諾布爾自然博物館的一項展覽,這次展覽的名字與他個人特殊的動物性非常吻合:「怪物般的他們,你覺得正常嗎?」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